太平洋在线欢迎您-www.xg111.net
太平洋在线欢迎您-www.xg111.net > 行业资讯 > 美团关停互助业务,蚂蚁相互宝还能一家独大吗?

美团关停互助业务,蚂蚁相互宝还能一家独大吗?

作者:-1
来源:未知
日期:
阅读:

美团关停互助业务,蚂蚁相互宝还能一家独大吗?

“别人生病我出1毛钱,我生病别人筹30万”,随着阿里、美团、百度等多家互联网巨头涌入互联网互助行业,这种“一人生病,大家出钱”的方式被越来越多人熟知,也确实帮助到不少人。

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这种监管界限模糊的金融创新业务似乎也遇到不少难题,几家互联网巨头陆续宣布下架相关产品和服务,退出该业务。

1月15日,美团互助发布关停公告:“因业务调整,美团互助将于2021年1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关停后,继续聚焦公司主业发展,为用户和商户提供更好的产品服务。”

美团互助承诺,将全额返还所有会员的分摊费用。同时,对1月31日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提供合理的互助金赔付,全部费用由平台承担。

来源:美团APP声明来源:美团APP声明

继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由于参与人数不足50万而宣布终止后(距离其面世仅300天),会员数达1500万、仅次于蚂蚁金服旗下相互宝的美团互助也主动“官宣”退出战场。

两家科技巨头相继退出这一阵营后,下一家又会是谁?几乎占据互助市场大半壁江山的支付宝旗下相互宝还好吗?

互联网巨头们的竞争

互联网互助计划也叫大病计划,符合条件的用户可以申请加入各大互联网公司推出的互助计划,如遭遇相关条款约定的重大疾病,可在平台申请获得一笔互助金,互助金由该平台所有成员分摊。

又因为参与分摊人数较多,即使所需金额高达几十万,实际上人均分摊金额只有几元、几毛、甚至几分钱不等。投入一点小钱,既可以帮到别人,又能防自己日后不时之需,“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该业务吸引了不少用户,同样吸引了不少互联网巨头入局。

不过,“成员分摊互助金属于赠与行为,已经完成分摊的金额无法撤销”这段出现在用户协议上的一句话,已经明确了分摊行为的性质。

2019年6月,美团互助上线;2020年4月公示第一位受助者案例。自上线以来,美团互助已公示分摊18期,共帮助382位患病会员,获得互助金救治,最近一次分摊会员人数为1545万。

2018年10月,支付宝平台蚂蚁保险与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相互保”。上线9天,用户数突破1000万人。此后,信美人寿退出,相互保变更为“相互宝”,由蚂蚁金服独立运营,相互宝成立仅1年的时间,分摊会员人数就突破了1亿人。

来源:方正证券研报

为了和相互宝抗衡,2020年7月6日开始,美团互助强势升级,突破了传统的互助模式。如申请不再限制任何病种,而是可以根据疾病和医保花费两方面综合考虑,成为首个“不限病种”的大病互助计划;而且可以申请三次重疾互助,每次互助间隔3年等。

经过近两三年的高速发展,网络互助计划几近走到一个临界区,模式的雷同,市场竞争的加剧,各大网络互助主体正遭受商业市场的洗礼,也引发了业界关于网络互助会否陷入“平台混战”的猜测。

来源:艾媒咨询行业报告

众人拾柴火焰高,没人拾柴火熄灭。百度灯火互助官方公布下线的理由是:“由于该计划参与成员人数少于50万,为保障用户权益,根据法律条款终止互助计划。”

不过,美团互助在业内排名“老二”,用户达到千万级,仅次于相互宝,并且和蚂蚁一样都持有保险牌照,为何主动下架这一业务?关停公告透露的原因为“继续聚焦公司主业发展,为用户和商户提供更好的产品服务”。券业观察联系美团方面进一步探究,对方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以相关通告为准。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向券业观察表示:“美团互助在2019年7月上线,属于网络互助市场的第二梯队。关停原因,一方面可能是从商业上的考量,综合考虑投入产出及业务协同等。另一方面可能受互助监管以及近期反垄断监管的因素影响,集中精力聚焦核心业务。”

行业老二主动退出战场,那么“老大哥”现在境况如何?

风波不断的相互宝

2018年10月16日,蚂蚁金服携手信美人寿推出创新型保险产品“相互保”。当时,“相互保”还具有合法的保险外衣,上线一个多月用户便突破2000万。不过,这款产品推出不到50天便“夭折”了。

2018年11月27日,蚂蚁金服、信美相互双双发布声明称,由于监管认为后者涉嫌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条款和费率等问题,要求其停止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的名义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随后,信美人寿退出,相互保就此结束了短暂的生命,“相互宝”诞生。一字之差,相互保从一款保险产品变身网络互助计划。

信美人寿属于银保监会监管范围,没了信美人寿的“相互宝”依然在原平台(支付宝)运营,但运营行为监管界限模糊。

天眼查显示,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的股东结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蚂蚁金服(34.5%)、天弘基金(24%)、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10%),蚂蚁金服还持有天弘基金51%股份。

来源:天眼查

2019年8月9日,相互宝参与用户8100万,快速赶超成立超三年的水滴互助、轻松互助,成为全球最大互助保障平台。

2020年12月28日,支付宝相互宝对外公布了2020全年账单。数据显示,2020年相互宝全年救助人数达68675人,同比增长315%。

来源:支付宝APP

蚂蚁集团研究院2020年5月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79.5%的相互宝成员年收入在10万以下,72.1%的成员来自三线以下城市和农村,68%的受访者没有商业保险。

于百程表示:“网络互助具有网络众筹性质,是传统商业保险的一种补充。网络互助能够吸引大量具有保险需求但可能无力购买商业险的互联网人群,这部分人群也是未来商业保险的潜在用户。因此,近几年,网络互助受到创业公司和互联网巨头的青睐,在商业上也能够与保险业务形成协同。”

该业务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但新兴的业务模式,再加之监管界限模糊,运行过程中问题逐渐暴露。

首先是,用户参与度降低,参与分摊人数减少,人均分摊金额不断上升。

根据相互宝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1月第一期的分摊人数是1.058亿,而到了12月第二期,分摊人数已经下降至1.022亿,刚刚公布的2021年1月第一期的分摊人数已经下降至1.01亿,两个多月时间,退出人数超400万。其中,大病互助的参与分摊人数在2020年12月第一期跌破了1亿至9824.4万,而到了2021年1月第一期,分摊人数已经跌至9601.6万。

2021年1月7日,相互宝进行了新年第一次分摊公示,信息显示,2021年1月一期,60岁以下用户参加的大病互助计划人均分摊金额为5.28元,每月扣除2次,共计10元以上。而2020年,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的全年分摊金额为91元,2019年分摊金额仅为29元。

看到相互宝最新一期的预计分摊金额达到了5.28元,已是多年会员的康女士开始考虑要不要退出。“2018年上线的时候一个月3分,那时就已经加入相互宝,但从来没有想过用,当时觉得是个新鲜事物,想着把每个月的分摊当作公益,能帮助到别人就更好了,现在算算涨了一百多倍,真的想退出了。”

分摊金额逐年上涨的同时,有关相互宝的投诉量激增。

券业观察在黑猫投诉(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上搜索“相互宝”,截至1月18日,共有862条投诉,其中多条涉及到“相互宝恶意诱导,且不退款”、“相互宝自己修改健康告知导致无法理赔”的诉求。

有用户反映:“相互宝主打‘0元加入后分摊’吸引加入后,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自动扣款。长达1年之久......。”

来源:黑猫投诉官网

还有用户反应:“我给我母亲加入相互宝的时间是2019年3月,当时你们健康告知里没有说有乙肝提供前1年报告,之后该(改)的健康告知才说需要乙肝前1年健康报告,如果有抗体以及肝肾功能正常照样可以参加......。”

来源:黑猫投诉官网

相比加入的低门槛和便捷,相互宝的退出流程却非常繁琐,退出入口不明显,相互宝会通过发红包、介绍产品优势等形式,挽留用户,反复确认。

除了扣款模式、擅自修改规则的投诉,券业观察注意到,相互宝申请赔付的案例数随着成员不断增加开始攀升,不少用户的投诉指向相互宝理赔难的问题也频繁见诸报端。

2019年6月19日,一名癌症患者在知名自媒体“呦呦鹿鸣”上发表了一封信,痛斥相互宝的“四宗罪”:故意增加理赔难度,拖延时间;理赔过程无理要求,增加病人风险;无限制拖延;虚假宣传。

去年,相互宝首例陪审案件被裁定拒赔的案例一度沸沸扬扬。相互宝成员唐某在2019年12月28日因意外跌进洪涝沟中,不幸深度昏迷,家属按流程向相互宝发起了互助金申请。相互宝的调查员称,唐某在加入相互宝前因为皮肌炎需遵循医嘱长期服用激素药物,违反了相互宝的健康告知要求,所以唐某得到拒赔的审核结果。

自媒体“观点”、“金角财经”曾于2020年发文质疑过蚂蚁集团“相互宝”理赔存在的问题,但二者都被蚂蚁集团起诉并索要200万巨额赔偿。

对此,“观点”创始人包不同对券业观察表示:“蚂蚁不通过沟通而通过司法程序,对多个自媒体进行诉讼而且受理法院是在杭州,这让公众如何信服?就在昨天美团刚刚下线了美团互助的产品,阿里是否也需要反思一下产品和业务层面的合规性?”

“金角财经”创始人卢桦对券业观察表示:“其实严格来说,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指出这个模式存在的问题,以及相互宝已经出现的问题,所以,当他们来告我们的时候,我们其实还是挺诧异的。后来,我们认为我们基本事实没有太大问题,就直接就去应诉了。”

事实上,券业观察也试图多方面联络蚂蚁集团,针对相互宝用户投诉集中、美团下线互助业务,相互宝是否需要整改的问题进行询问,不过工作人员称:“美团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其他具体问题我们记录下来会进行后续反馈。”截至发稿,券业观察暂未收到回复。

一位资深业内保险经纪人向券业观察表示:“以相互宝条款说明为例,互助计划不是保险,互助金由成员共同承担,本质靠的是企业信用。这种追求短期效益的模式,注定不能长久。签约加入相互宝时,只有前期的健康告知,用户申请理赔时才审核,因此,后期审核中,由于不符合加入条件而遭到拒赔的比例很高。”

监管敲打,亮剑网络互助行业

蚂蚁集团研究院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预计2025年将达到4.5亿人,覆盖中国14亿人口的32%左右。根据模型推算,2019年,全国社会大病医疗费用(不含商业健康保险)约为7300亿,而大病网络互助金总额约为54亿元,网络互助金占比0.73%。

对这个千亿级别的市场,互联网玩家嗅觉灵敏,早就有分一杯羹的打算。

网络互助在中国最早可追溯到2011年,2016年是行业第一个爆发期,各类平台一度达到数百家,但平台多数都采用预付费形易形成资金池等问题。

2016年12月,中国保监会开展网络互助专项整治工作。大量互助平台倒闭,行业迎来大洗牌。大浪淘沙后,水滴互助、轻松互助、E互助等几家实力相对雄厚、运营风控措施相对完善的平台得以穿越周期。

2018年开始,蚂蚁金服、美团、滴滴、百度、360等为代表的科技巨头相继入场,技术上更加成熟,但在运营过程中也陆续暴露出不少问题。去年以来,还遇到不小的监管压力。

2020年9月8日,银保监会打非局发文《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明确将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定义为非持牌经营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并提出坚持对所有保险活动实行严格准入、持牌经营,严厉打击各类非法商业保险活动。

“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打非局在上述研究文章中表示。

上述文章还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相互宝的用户量实现0到1亿,仅用了1年时间,可最近两个多月时间,就减少了400万人。相比最初上线时的千万人簇拥,如今饱受消费者质疑,用户骤减。同时,行业“退出潮”已现端倪,相互宝会继续一家独大还是前途未卜?

于百程表示:“网络互助平台参与用户的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比如龙头相互宝用户在2020年8月以后停止增长,分摊金额不断走高。对于新平台来说,压力更加明显。而美团互助的退出,对于其他平台以及用户也会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下一步,网络互助何去何从,会变身正规军,还是行业大变革,监管的靴子何时落地?我们拭目以待!你曾经或者正在加入网络互助行业吗?也欢迎留言一起讨论!

相关阅读
  • 别人生病我出1毛钱,我生病别人筹30万,随着阿里、美团、百度等多家互联网巨头涌入互联网互助行业,这种一人生病,大家出钱的方式被越来越多人熟知,也确实帮助到不少人。 但在

    193
  • 可能每个人都用过美团外卖,可是你知道吗?几亿用户打开美团外卖APP后,能搜出来的餐厅,最终支付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你感觉是你在选择别人,而背后的真相却是别人在选择你。

    114